在环球影城旁边做民宿,我血本无归

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创

燃财经出品

作者 | 侯燕婷

编辑 | 饶霞飞

自从北京环球影城将于 9 月 20 日正式营业的消息公布后,北京人们可谓是喜大普奔。进行中的试营业已经如火如荼,有网友调侃道," 朋友圈的北京人都去过环球影城了。" 而在微博,全国各地的明星艺人也都在争相打卡。数据显示,消息公布当天,仅前往北京的机票搜索量就翻了 11 倍。" 这背后都是商机。"

但环球影城周边的民宿主们,感受却是 " 冰火两重天 "。

按照预期,小野也许会在北京环球影城开业后,赚得盆满钵满。" 手上有十几套房,维持了小半年,仅仅看成本的话,我已经投入几十万元。" 小野 4 月份开始在北京环球影城周边的自由筑(商住两用)收房、装修,到了 7 月份正式上线,只等着乐园开业,接待汹涌而至的人群。

环球影城试运营现场 图 / 小红书 燃财经截图

但还没等来开业,小野先迎来了民宿的强监管。

根据《北京城市副中心报》8 月 23 日报道,日前,北京市通州区组织市区网信、公安、住建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短租住房经营管理工作部署会,面向途家、爱彼迎、去哪儿、小猪民宿、同程艺龙、携程、美团、木鸟、飞猪一共 9 家短租住房平台进行了政策宣贯,不合规房源将在 7 日内完成下架。

8 月 27 日,小野的十几套民宿在全平台下线了。"8 月中旬开始,通州的民宿就开始陆陆续续下线了,我的是最后一批。" 这种情况首先发生在环球影城周边所有民宿上,至 8 月 29 日,北京范围内民宿亦全数下线。

在线民宿头部平台途家和爱彼迎均发布通知,自 8 月 29 日零点起,北京市全市范围内房源暂不得开放经营,历史已确认订单不受影响。

日前,燃财经搜索各大 OTA 平台发现,北京市区已无传统民宿产品,剩下北京郊区如怀柔、密云、平谷、延庆等地的乡村民宿,也就是独栋别墅等高端产品,市区范围内是酒店式公寓、传统酒店形式,类似民宿的仅余极少量四合院、胡同平房、别墅房源,且价格较高。

一位接近途家的行业人士对燃财经表示,此次政策调控的大趋势向好,但确实对商户和平台影响较大。

北京市对民宿的监管从去年底就开始了。早在 2020 年 12 月,北京市住建委、北京市文旅局等部门正式印发《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》,并提出自今年 2 月 1 日起正式实施。

《通知》明确了经营短租住房的条件,包括:应当符合本小区管理规约,无管理规约的应当取得业主委员会、物业管理委员会书面同意或取得本楼栋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;取得出租住房业主的书面同意;房屋符合建筑、消防、治安、卫生等安全条件;经营者与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签订治安责任保证书;书面告知所在小区物业服务企业,无物业服务企业的书面告知社区居委会。

" 开在小区里的民宿,要办业主书面同意书,基本上很难做到。几百上千户的小区,你都找不齐业主,更别提签名。最主要的是,如果存在安全和监管问题,业主不可能担责,这也不合理。" 民宿主小魏对燃财经表示,如果必须办齐这六证,等同于给民宿判死刑。

对于北京民宿来说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面临考验。

" 其实并不是一个突然的行为,北京市场一直这样,我在北京已经待了 6 年,每年(民宿)都会关停一两个月。做生意嘛,就得跟着政策走,这是很正常的事儿。" 民宿主小安表示,她对下线并不感到意外,她早有准备,不依靠这些主流平台," 我有自己的引流渠道,也有固定的老客人,受到影响不大。"

" 希望监管能让这个行业往良性的方向发展。" 这是大部分北京民宿主的心声。毕竟,民宿确实解决了不少旅者的需求,也是很多人的诗与远方。

环球影城周边民宿歇业

北京环球影城 9 月 20 日开业的官宣信息一出,全国 " 进京 " 热情飙升。

携程数据显示,8 月 30 日下午环球影城官宣开业日期 1 小时内,平台 " 北京环球度假区 " 的访问热度迅速上升 830%。去哪儿数据显示,环球影城正式开放日期公布后,周边酒店预订热度增长超 10 倍,整个北京酒店搜索热度增长达 3 倍。同程的环球影城周边酒店住宿搜索量也同步上涨,涨幅超过 200%。

此前,首旅董事长宋宇就公开表示,开园以后,每年北京环球度假区预计接待游客数量在 1000-1200 万人次。据此,环球影城日均人流量在 2.7-3.3 万人次。

这一数据的背后,将是爆发性增长的住宿需求。环球影城一期内有环球影城大酒店、诺金度假酒店,这两家酒店分别拥有 800 间、400 间客房。而从周边的酒店数量来看,9 月 7 日,在携程 APP 上定位环球影城周边 4 公里范围内,如果选择 9 月 20 日入住,仅显示 54 家酒店。

" 之前看到说,目前环球影城日均的客流,对于附近房源的需求大概是在 9000 套左右,但是目前周边的酒店能提供的房间数大概是在 1000 多左右,缺口大概是 8000 间,这也是我们决定来做民宿的一个先决条件。" 民宿主小林对燃财经表示,也是看到环球影城开业对于民宿经营来说是一个机会,他们一批人才入场。

这些民宿主入场有因可考,如上海迪斯尼就带火了周边民宿的生意。公开数据显示,上海迪士尼乐园正式开业 5 年以来,以迪士尼乐园为核心的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累计接待游客超过 8300 万人次,实现旅游收入超过 400 亿元。6 月,上海乡村民宿协会会长、宿予民宿原市场总监陈宇荛公开表示,全国民宿整体入住率在 30% 左右,上海迪士尼周边的民宿入住率最多能达到 90%。

小林也是今年四五月份在加州小镇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,跟房东签订了三年租期,租金 5000 多元 / 月,前后投入七八万元。" 本来想准备多几套,但环球影城开业时间一直在延迟,担心前期空置造成太大成本,毕竟都是在往里搭钱。"

她本想,9 月份环球影城开业,就可以有所收入,没想到试营业前三天,突然接到通知,要求房子全部下架。" 大概是 8 月 24、25 日的时候,平台发站内信,说 27 日以后就不可以再接新的订单了,如果已经有 27 日订单需要提前跟客户沟通一下,不能接待了。"

图片来源 / 途家 APP

小林表示,接到通知后,她去相关部门进行过了解,但发现目前六证还无法办理。" 很多相关部门可能也没有接到正式的通知或指示,所以他们并不能给我们出具这些资质的证明,这也是影响我们恢复上线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。"

对于接下来的应对,小林表示,由于租金交到 10 月份。" 暂时先观望两个月,有一些业主房子拿得比较多,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轻易放弃。"

多位民宿主对燃财经表示,目前都在观望状态,如果不能继续经营,就得跟房东退租,或者转租出去。但无论如何,都是亏损状态。小林坦言," 一下有太多的房源流出来,租金也会被压得比较低,靠转租没办法回本。"

跟小安相似的,很多民宿主也想在微博、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做一些引流,但同样在加州小镇拿了一套房的大莉表示,这样做也有风险。此前于 8 月 17 日,大莉接到派出所电话,让她去现场签份告知书," 现在小区会有片警巡查,如果签了告知书,没办证却继续经营,就属于知法犯法了。"

通州治安支队下发告知书 来源 / 受访者提供

小野手上有十几套房,一天不营业,都在亏损,而他表示,在环球影城周边,他还算是规模小的。" 有人收了两三百套房,还开了小公司,甚至办了贷款,都是因为看好环球影城这里的民宿生意,如果全部倒闭,将损失惨重。"

目前,他考虑要跟一些旅行社、分销平台谈合作,看看有没有可能往前推进。" 我们也在积极地跟相关部门沟通,我们也想配合相关部门,去正规化管理,希望能够上线平台。我也认为,行业规范化是一件好事。"

小林还表示,她一直在关注环球影城周边酒店价格,民宿下架之后,她发现酒店价格上浮了近一倍," 周边一些快捷酒店,之前的价格就是 300 元左右(每晚),而现在价格已经在 500 元(每晚)以上,有的甚至上千元(每晚)。"

北京城市民宿难再上线

" 下线就是下线了,普通住宅里的民宿,不太可能合规经营。" 景鉴定智库创始人、首席分析师、世界旅游论坛中国区战略顾问周鸣岐对燃财经表示,相对于酒店及商住公寓,传统意义的民宿很难解决安全问题,要办齐六证更可谓是 " 不可能的任务 ",这些民宿恐怕难以再次上线,或将不再开张。

" 住酒店都是要进行身份证登记的,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如果有人不登记的话,甚至对这个酒店会有很重的处罚。民宿这个问题就没法解决,最多网上实名注册,但无法控制具体进出的人数。" 他指出,民宿都是分散的,没法集中管理,比如没有前台,人员登记的漏洞补不上。

就在北京民宿下线前夕,《北京日报》于 8 月 18 日和 8 月 20 日分别发表了《" 民宿 " 变群租 不查证不扫码》、《违规出租 " 短租房 " 成防疫隐患》两篇报道。据报道,北京居民区的民宿,有一些是低价群租房,如十多平米的房间住着十几人,而房东大多不检查顾客的健康宝、不测体温,有的民宿还疏于清洁,没有进行卫生消杀,存在防疫隐患。

周鸣岐指出,民宿存在问题的比例较高,只是不合规程度有所不同。多位民宿主也对燃财经表示,民宿确实在管理上存在很多漏洞。

小野指出,民宿主大多把握不了人员流动的情况,订房只是通过在线交易。" 没有见面的形式,登记的身份证都不一定是入住的人,也不知道他们会在房子里做什么,有可能会出现违法犯罪的行为。"

他还发现,有些民宿主其实只做投资,并不亲自运营," 比如找很业余的人来管理,根本不上心。"

因此,他也希望,民宿能够实现规范化、标准化管理," 我们也希望有一套行业的标准来执行,有一套游戏规则,减少安全隐患。"

小林也持相同观点," 民宿存在一些问题,我们肯定希望能够规范的管理,这样可以降低风险,一个是客人的风险,一个我们的风险,还有给社会造成的风险。"

但小林也认为,如今政策执行较为迅速,没有缓冲余地。" 我个人认为政策可以逐步收紧,给大家一个过渡期,比如先满足一些基础要求,然后再看哪些地方是需要逐步完善的,让我们能够一步一步来达到这个标准,而不是说一下把标准定得很高,所有人都达不到,这样也不太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。"

除了居民楼里的民宿,此次下线的也包括一些商住公寓产品,在望京 SOHO 拥有十几套房的大皮对燃财经表示,此前正常入住率达到 96-97%,平台下线后,入住率直接为 0。" 虽然是公寓,也是在小区里面,外面也没有招牌,不通过网络,没有人知道这里有民宿。" 她说,歇业一天就能亏损几万元,相当于一个月的净利润。

不过,作为商住公寓,大皮的六证办起来不算难," 我已经跑完五证了,就差派出所的治安责任保证书,主要是他们还没收到明确通知,没法开这个东西。" 原来,民宿最难办的业主同意书,在商住公寓方面比较宽松,符合小区管理规划或业主委员会签字或物业管理委员会签字,三选一即可,大皮就跟物业管理委员会签订了证明。

北京市住建委对《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》的解读文章中提到,随着 " 互联网 +" 和共享经济的兴起,我市大量居住小区内的民宅以 " 城市民宿 " 形式对外出租。" 城市民宿 " 本质是 " 日租房 "、" 钟点房 " 等短租住房。" 民宿房 "、" 短租房 " 混杂在居民楼内,由于房客流动性大、入住时间不定、人员混杂、夜间活动、不守公德等情况,扰民现象频发,严重影响小区住户正常居住生活,引发了大量投诉举报。

周鸣岐指出,北京此次政策主要针对的是城市民宿,而旅游民宿(乡村民宿)反而是受政策鼓励的," 京郊的民宿都是 1000 元以上(每晚),装修豪华,但城市民宿两三百元的定价,产品形式、针对客群都不一样。"

2020 年 11 月,《乡村民宿服务质量规范》国家标准正式发布实施,填补了乡村民宿服务和管理标准的空白。今年 4 月,国务院印发文件,提出 " 鼓励各地区适当放宽旅游民宿市场准入,推进实施旅游民宿行业标准 "。

8 月,《北京市 " 十四五 " 时期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规划》印发,其中指出,推出一批乡村精品民宿,打造一批乡村民宿特色乡镇,实现全市乡村民宿从规模到质量的全面提升。到 2025 年,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年接待达到 4000 万人次,经营收入达到 50 亿元。

实际上,燃财经搜索发现,上海迪斯尼周边的民宿也多为旅游民宿,基本上是别墅、老洋房、木屋等改建而来的独栋民宿,经营形式也较为清晰。

在北京做了 6 年民宿的小安,既有城市民宿产品如四合院、公寓,也在京郊几个区拥有乡村民宿,她指出,在北京环球影城周边的村里也有乡村民宿," 村子里的民宿不一样,他们也要办证,但是办证容易很多。" 这是因为,农村希望这种民宿可以带动当地的旅游经济发展。

在北京环球影城周边,比如张家湾镇的皇家新村,在爱彼迎上,目前还有 30 套左右的乡村民宿,但都是独栋别墅,按乐园正式开业 9 月 20 日入住来看,价格都在 1000-5000 元 / 晚。小猪民宿及去哪儿上,张家湾镇也有一套乡村民宿在线。而在途家、木鸟、携程上,北京环球影城周边仍无民宿上线。

来源 / 爱彼迎 燃财经截图

燃财经调查发现,北京民宿品牌如隐居乡里、原乡里此次房源也在全平台下架。原乡里董事长曹一勇对燃财经表示,目前已经在逐步恢复上线。在途家上,原乡里有 2 套延庆的院子可供预订,隐居乡里则没有上线。爱彼迎则仍不见这两个民宿品牌。

OTA 平台面临考验

经历过疫情的停摆,再到政策的严管,2020 年至今,北京城市民宿的命运走到关键时刻。对于主营民宿业务的爱彼迎、途家、小猪短租、木鸟等 OTA 平台,可能产生较大冲击。

环球旅讯报道称,木鸟早在 8 月 25 日左右便开始对平台内通州区房源进行下架整改,全平台采取先下架再重新审核上线的举措。木鸟此次下架的房源数量约有数千套,约占北京房源总量的 15%。

途家对燃财经表示,途家作为国内民宿预订平台,会按照规定加强对平台的上相关民宿产品进行管理监督,并积极发挥平台桥梁的作用,与房东和相关部门积极沟通,共同推进民宿业的健康发展。

" 从大的趋势上来讲,国家希望这个行业有健康的发展,各地民宿的管理规范、管理条例层出不穷的出台,都是为了让行业能站在阳光下发展。北京的城市民宿在每个民宿互联网平台上都占据了极高的成交量,北京如果能够先立规后立法,为城市民宿真正走向合法化画出一个清晰的界线,为民宿主申请到合法运营牌照提供一个完整的路径,对全国民宿的合规化发展借鉴意义。"

短租平台通过收取佣金获得收益,房源减少,也必将对平台业务产生影响。周鸣岐指出,北京是一个有风向标导向的城市,如果政策将推广到其他城市,那对平台、行业的影响就很大。

资料显示,途家已经覆盖国内 400 个城市地区和海外 1037 个目的地,在线房源超过 230 万套,包含民宿、公寓、别墅等住宿产品及延展服务。

实际上,途家今年业务在五一小长假期间已经得到较好恢复。途家发布的《2021" 五一 " 民宿出游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途家五一期间的民宿订单量同比去年增长超 130%,对比 2019 年疫情前同期增长超 50%,交易额同期增长超 60%,全面赶超疫情前的假期高峰水平。

原途家 CEO 杨昌乐曾表示:" 我们是一直亏损。途家 2019 年的亏损额度可能会变成 2018 年的三分之一,但它仍然是亏损。"2020 年疫情一年,途家毫无疑问又亏损一年,而今年疫情转好,如今又面临监管等相关的不确定因素。

2020 年 12 月,爱彼迎在美国上市。根据招股书,2019 年,爱彼迎营收 48.05 亿美元,2020 年前 9 个月,营收仅 25.19 亿美元,同比下滑 31.89%,净亏损近 6.97 亿美元。

图 / 微博 @爱彼迎

爱彼迎在中国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招股书中,爱彼迎虽列出了多条在中国市场可能遇到的挑战,仍表示还将投入巨资扩大在中国的业务。但同时,爱彼迎也预计在中国的业务运营将继续产生巨额支出,并可能无法在这个市场实现盈利。

8 月,爱彼迎公布 2021 年第二季度财报,本季度营收 13 亿美元,同比增长近 300%,但净亏损仍达 6800 万美元。

而如果中国市场加强对民宿的监管,短期来看,对于爱彼迎等平台而言,显然不是好消息。

" 目前情况对这些平台依然是很不利的,因为这些平台基本上都是亏损的。在亏损阶段,就得依靠不断的融资,就得跟资本市场表示公司规模在不断扩大。而现在(规模)非但不扩大,反而缩小,还有不确定的、巨大的监管风险。资本痛恨风险,不会再投资。" 周鸣岐认为,就算只在北京执行政策,如果资本市场不看好,公司缺血,一样难以为继。